笔趣阁 > 都市言情 > 旺门佳媳 > 第四百二五回 侧妃 要生了

第四百二五回 侧妃 要生了

进了四月中旬,季善腹中的孩子终于开始有了胎动。

她一直悬着的心方落了回去,听说一般胎动都是四个月后就有了,她如今却五个月了,依然没有,偏如今又没办法照b超之类,全靠太医大夫们把脉,心里岂能不慌的?

所幸终于动了。

路氏倒是很淡定,笑着与季善道:“我就说让善善你别担心吧,有些孩子他就是动得少,当初你二姐在我肚子里时,可是一直到六个月后才动的,一天也动不了几次,不一样健康漂亮呢?况你腹中的小家伙儿才五个月,真没什么好急的。”

季善抚着肚子,略微有些不好意思,更好还是安心,笑道:“我这不是听晨曦和大嫂说,六六七七和骥哥儿当初都是四个多月就会动了,青梅说小妞妞也是一样呢?”

又叹道:“当初刚怀上他时,还曾盼过,将来他生下来一定要怎样漂亮怎样聪明,怎样与众不同,如今却只有一个愿望,只要他能健康健全,便心满意足了!”

路氏笑道:“这便是自己当了爹娘,才能体会到当初自己爹娘当初的种种心情呢?不过善善你这也就是头胎,才会这般的,等往后二胎三胎时,已经有了经验,自然就好了。”

季善轻笑,“那就要看送子娘娘的安排了,我也不奢求送子娘娘能跟疼莲花儿那样疼我,一次便让她和叶广儿女双全了,只要能让我儿女双全,三五七年都行的。”

却是月初叶广便送了信进京来向叶大掌柜报喜,季莲花儿生了,还一生便生了一对儿龙凤胎,可把叶大掌柜高兴坏了,便是季善沈恒和路氏这些人听说后,也都替小夫妻两个和叶大掌柜高兴。

路氏已笑道:“送子娘娘是真疼莲花儿,双生子已经很难得了,还是龙凤胎,这样的福气一万个人里也没有一个。不过周亲家母当初便是生的龙凤胎,那莲花儿如今也生龙凤胎便也不奇怪了,不但她,将来虎头成亲后,多半他媳妇儿也能生龙凤胎。”

季善当然更知道遗传基因的重要性,点头笑道:“是啊,所以之前我不是还跟叶老说,没准儿莲花儿能让他一次便抱上孙子孙女儿吗?还不知道我娘和叶太太他们都高兴成什么样儿,可惜离得太远了,如今我身子又不方便,不然还真想回会宁去一趟,沾沾喜气儿呢。因着我如今不方便,还累得叶老也不肯回会宁去看小孙子小孙女儿,我这心里真是过意不去。”

叶大掌柜惟恐自己来回会宁一趟,季善指不定就生了,那他可不能放心,有他在,至少太太不用为飘香操任何的心,他也能第一时间知道太太到底生了个小少爷、还是小小姐,当然说什么也得留下。

至于小孙子小孙女儿,他完全可以等太太平安生产完了,再回去看,也是一样的。

路氏笑道:“总有机会的,孩子们将来大了,也总得走动起来才是,将来才好互帮互助,凡事都有个照应。至于叶老,他既一片好心,善善你就受着,往后与恒儿越发厚待他也就是了,感情本来也是这样你为我着想,我为你着想处出来的不是?时辰不早了,你中午想吃什么,娘给你做去,如今不但恒儿,你爹白日也不在家,厨房的刘嫂子她们和我可都清闲了。”

沈九林三月里便已去飘香给叶大掌柜作伴帮忙了,日日都有事情做了,他的心情和精神都肉眼可见的好了起来,不再嚷嚷着要先清溪去,季善沈恒与路氏自然都是喜闻乐见。

季善见问,想了想,笑道:“就吃娘前儿给我做过一次那个酸辣土豆粉吧,又香又开胃,再拌个爹种的小王瓜,炝个小白菜,肯定好吃。”

话音刚落,路氏已笑嗔道:“你这孩子,还真是好养活,就这样几样吃食便满足了。”

季善抿嘴笑,“我才不好养活呢,那个土豆粉多难做呀,我就嘴皮一动的事儿罢了,娘却要前前后后忙几个时辰,要不说有娘的孩子是个宝呢?”

说得路氏满心都是熨帖,“我哪有忙几个时辰,就第一次费时些罢了,之后都是现成的。那善善我去厨房了啊,杨柳,你扶了你大奶奶晒会儿太阳吧。”

待杨柳笑着应了,方往厨房去了。

下午季善睡了一觉起来,又跟路氏去菜园子里给瓜菜们都浇了水,还摘了晚上吃的菜,罗晨曦过来送鲥鱼来了,“宫里上午赏到七殿下府上的,七嫂让人送了些到我们家,还让我给善善你送一份儿过来,说孕妇蒸着吃最好了。”

季善不由笑道:“七皇子妃这也想得太周到了,晨曦你回头见了她,可得替我好生谢一谢才是。”

“放心,你不说我也知道的。”罗晨曦应了,“今儿感觉怎么样,我瞧善善你肚子比前几日又大了些似的?”

季善下意识低头,“是吗,我倒没觉着。不过这几日动得倒是挺有规律的,早中晚都会动上那么一两次,就是动作都不大。”

罗晨曦笑道:“如今还小呢,当然动作不大,等再过两个月你就知道了。也有可能是小家伙儿既自律,又心痛你这个当娘的呢,说来跟师兄还挺像的哈。”

季善忍俊不禁,“如今你便能看出跟你师兄挺像了哈?看来以往我还真是小瞧你了,不知道你生了一双透视眼呢。”

“那是,你小瞧我的地方还多着呢,以后慢慢儿就知道了……”

姑嫂两个笑了一回,罗晨曦才压低了声音,说起今儿真正的来意来,“善善,那个孟姝兰听说昨儿让八皇子晋为侧妃了,反倒八皇子妃越发不受八皇子待见,越发受冷落了,看来孟二哥在那边比我们想象的更顺利呢!”

季善忙也压低了声音,“是吗,你打哪儿听来的?昨晚你师兄回来,没听他说啊。”

罗晨曦笑道:“如今还小呢,当然动作不大,等再过两个月你就知道了。也有可能是小家伙儿既自律,又心痛你这个当娘的呢,说来跟师兄还挺像的哈。”

季善忍俊不禁,“如今你便能看出跟你师兄挺像了哈?看来以往我还真是小瞧你了,不知道你生了一双透视眼呢。”

“那是,你小瞧我的地方还多着呢,以后慢慢儿就知道了……”

姑嫂两个笑了一回,罗晨曦才压低了声音,说起今儿真正的来意来,“善善,那个孟姝兰听说昨儿让八皇子晋为侧妃了,反倒八皇子妃越发不受八皇子待见,越发受冷落了,看来孟二哥在那边比我们想象的更顺利呢!”

季善忙也压低了声音,“是吗,你打哪儿听来的?昨晚你师兄回来,没听他说啊。”

罗晨曦道:“这些内宅的事,师兄一个大男人,当然不可能第一时间知道,便是相公,只怕也是今儿才知道的,还未必有我早呢。听七嫂子说来,好像是太医诊出孟姝兰腹中的是男胎,八皇子一个高兴之下,便晋了她为侧妃。”

“啊?”季善挑眉,“不可能是这样的理由吧,八皇子又不是没有儿子,嫡子庶子都早有了,至于因孟姝兰怀的是男胎,便这般激动,还没生下来,就晋侧妃吗?”

罗晨曦摊手,“据说的确是这样,反正晋侧妃本来也全看八皇子的喜恶,不像宫里妃嫔晋位,多少还得考量前朝的影响,说到底本就是八皇子的家务事。”

季善咝声道:“也没听说孟二哥最近又给八皇子立了什么功啊,难不成都是之前的功劳累积下来,在确定了孟姝兰腹中是男胎后,八皇子终于有了赏他们兄妹的理由,便趁机晋了孟姝兰的位?”

孟竞和褚氏靠着过人的演技,终于让孟姝兰“得偿所愿”后,很快便对着八皇子一通撒娇卖痴,为孟竞求得了一个面见八皇子的机会。

以孟竞的相貌年纪和两榜进士的才学,要给八皇子留下极佳的第一印象,本来也不是什么难事。

只是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这句话,在八皇子的字典里从来都只是摆设而已,纵然孟竞已是没有“回头路”,只能投到他麾下,将来才能有好前程;还夹杂着血浓于水的血缘关系,将来更是意味着巨大的利益,孟竞此举其实也是弃暗投明,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。

八皇子一开始依然没有全然信任他,更别提重用。

是在孟竞告知了八皇子裴瑶的真实身份,告知了豫章长公主和阜阳侯府都早知道了这事儿,却选择欺瞒八皇子和皇贵妃;且豫章长公主还一番长袖善舞,赶在裴瑶的死讯眼见就要包不住了之前,把八皇子的嫡长子与淼淼的婚事定了下来之后,八皇子才终于对他另眼相看的。

孟竞还冷静的给暴怒的八皇子谏言,眼下绝非因为此事,便与豫章长公主府和阜阳侯府翻脸的好时机,两府都还能派上用场,岂能就此便宜了他们?

总得榨干了他们最后的价值后,再来与他们算账也不迟。

且家丑不可外扬,豫章长公主再可恨,也是八皇子的姑母,皇上的亲妹妹,太后也向来颇疼爱看重,万一八皇子做得太绝,反惹得皇上和太后觉得八皇子太绝情,于八皇子岂非不利,于他的名声也会有损?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