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等我回家 > 正文 第200章 很久很久

正文 第200章 很久很久

农村老家的年味很重。秋寒赶到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大年三十的早晨八点多了。

秋寒老家地处偏远小山村,老家的习俗大年三十的早晨就吃年饭。

看着父母亲忙前忙后的准备着年饭,秋寒接过了母亲手中的勺子,开始做菜。母亲则负责在炉灶前添火加柴,父亲准备着祭祖的物品,而紫语燕陪着孩子在灶房中烤火,跟他们聊着天。

家的氛围一下变得和谐了起来,其乐融融的一家子有些说不完幸福的味道。

回家就好!

团聚就好!

饭桌上,秋寒除了自己给每个人都封了个红包,这也是很多年传承下来的习俗了。一顿年饭吃得喜气洋洋,眉开眼笑,仿佛昨日那刺心的伤痛根本就没有来过……

然而相安无事的渡过了大年三十,正月初一。就在初二的上午,紫语燕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,这个电话也不知是谁打来的,秋寒问了问她,她只说是同事。不过说这话的时候紫语燕的目光有些闪躲……

大年初三就该回小孩子外婆家拜年了,也就是紫子星的家中,家里还是和以往一样,宾朋满座,热闹非凡。尤其是今年,紫子星要结婚了,喜庆自是不同往日。

结婚的日子也定在了正月初六,紫语燕在家里忙前忙后,秋寒自然也是没能闲着,忙碌的气氛一时让人忘记了思考,喜庆的同时更让人忘记了忧伤。

秋寒和紫语燕离婚的事情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双方的父母才知道,并未选择公开。只是在忙碌后的夜晚,老亲娘才会说上几句话:都这么大的人了,做事怎么可以莽莽撞撞,欠缺思考?过完年好好去把手续给办回来了……

家里的氛围也确实让人略知了幸福模样。这是一种安静而和祥。

如果不发生接下来的事情,那么看似破裂的婚姻也就该重归于好……

紫子星婚后,秋寒就得再回江城开始为今年的事情忙碌了。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个人,一个公司同样如此,何况小孩子都要开学了。

回到江城后,忙碌了两天,孩子也去了学校,这时紫语燕病了。

她去医院做了检查,结果确实是怀孕了。

这消息让紫语燕再一次陷入了低谷。那一夜的告别,告别出一个她一辈子也不想再要的结果,生下来已经是不可能了,面临的又将是流产手术,这不是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的表现,这是摧残,恶狠狠的摧残……

于是拿到检查结果后,她就再也没有回过那个独栋的小院了,而是一个人呆在了之前和柳桑一起居住的小屋。

这里是他藏住悲伤的地方,也是她选择遗忘和新生的地方。紫语燕回到这年前还有些温度的小屋子,看上去异常的疲惫,她握着手中的检查单,眼泪一次次的滴落,她恨秋寒,这个秋寒,他带给了她数不尽的伤痛,甚至之前仅存的几年美好也在这最后一次眼泪滴落的时候变得决绝。

紫语燕用手机拍了张检查单的照片,给秋寒发了过去。之后就拉黑了秋寒的所有联系方式,甚至他身边共同的朋友。而后又给倪松去了条信息告知自己生病了,电话再一次进入长时间的关机状态。

这一张照片让秋寒陷入了发疯,癫狂,极端的状态。从拼命的拨打电话,到满世界的寻找,从开始的担心到后怕,每日就生活在彷徨和恐惧之中,然而紫语燕就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,江城中昱集团的那条街,秋寒找遍了临街的所有的小区,然而给他的答案依旧是杳无音讯。

白天,黑夜秋寒总在不停的行走,有时候甚至从黑夜走到天明,茶不思,饭也不想,找到紫语燕才是他心中的最大。

就这样秋寒一次次的带着希望去寻找,又一次次的失望,人渐渐消瘦于这大海捞针之中。那愧疚,自责,担心和害怕的日子如同被诅咒了一般,无比的黑暗和漫长。

度日如年的日子在寻找了半个月左右后的一天,秋寒接到了三个电话。

第一个电话是学校打来的,说寄宿学校今年宿舍楼改建,小孩子停止住校,这就意味着三个孩子上学早起晚归的问题,秋寒不得不思考。如果继续住在已经将房子给了紫语燕的独栋小院,孩子上学很早很早就得起来,这太辛苦了些。

最好的打算就是住在中昱集团附近,这样孩子可以自由独立的完成,秋寒想着或许可以叫妈妈来帮忙带带孙子……

然而想法都未曾付诸行动时,老爸的一个电话妈妈生病了,秋寒只得打消了让母亲带小孩子的想法,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。

第三个电话是冬小蓝打来的,她说她想他,明天就要来江城,送完慕蓉筱上学,就去找他,最后在秋寒很强势的拒绝下,冬小蓝大哭了一场。

她不知道秋寒发生了什么事情,不过从秋寒说话的状态中,她能清晰的判断出这段时间的分离,秋寒一定经历了他无法承受的事情,可是对于这个男人来说,他除了紫语燕是唯一的弱点外,几乎不会因为别样?

冬小蓝的电话挂断后,她并没有因为秋寒的拒绝而改变行程,相反的她不相信秋寒会是那种薄情寡义之人,她需要了解事情的真相。

而秋寒呢?他在面临除了情感问题之外的问题时,头脑迅速冷静了下来。

他有些艰难的把自己打理得看上去有些人模狗样,才驱车前往了母亲住院的医院。

当病房们推开的那一瞬间,秋寒看着妈妈那靠在病床床头,苍白的脸时,心被狠狠的揪痛了下。妈妈看上去一下苍老了许多。

秋寒轻轻地走了过去,在母亲的床边坐下,拉起母亲得手握在了自己的手中。

母亲缓慢地睁开眼睛,看着秋寒说道:“我没事,老毛病了,你怎么瘦了?”

秋寒轻声答道:“一直都是这样瘦呀,感觉怎么样妈?”

“我没什么事情,高血压而已,倒是你,最近忙什么呢?也没有个电话,你找到小燕了么?”

母亲询问的话中带着些许的无奈,还有一些自责,秋寒知道母亲是在责备自己不该把保管了多年的结婚证给了秋寒,才让他们一时冲动走到了今天这一步。

显然紫语燕也在责备着母亲,她将柳桑的那句话中的“抛弃”永远记在了心中。

秋寒没有直面回答妈妈的问话,只是说着最近工作挺忙的,一切也都会好起来。

陪着母亲唠了会儿嗑,待姐姐过来后,秋寒就离开了医院。未了不让母亲在病中担心,他并未说孩子不能寄宿的事情,而是又开车去了中昱集团附近的小区。

以最快的方式在附近的小区拿了套房子,这样孩子上学早起晚归的问题就能解决了。自己还能在这周边继续寻找着紫语燕的影子。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