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悲情落日城 > 第七十五章 庆祝通过考核

第七十五章 庆祝通过考核

落日城下第二场雪的时候,朱有金和艾妩顺利地通过所有的考核,过几天就可以拿到教师资格证了。一切都很顺,看来刘小丁忙着管自己的公司,没有时间来捣乱。但愿他总被公司拖住手脚,别腾出时间来和我搞“二人转”,朱有金心想。艾妩接了一个电话,原来是一中程校长的来电,程校长下学期要聘用他们,已向教育局申请了。这程校长不计前嫌?朱有金十二分的不理解,但见艾妩很高兴,朱有金也很开心。朱有金又看见艾妩因高兴而特别妩媚的脸,刚才那些想法一下子淡了去,一时迷醉在她的52度的酒窝中。

下午更寒冷,雪没有停的意思。艾妩开着车送朱有金去旅店,突然接到刘诤的电话,连忙把无人驾驶系统打开,腾出手接电话。

“爱爱,我公司现在有空缺的位子,你来我公司上班吧,还有你的金哥哥,一起来。”刘诤的电话。

“刘姐,谢谢啦。我和金哥哥刚顺利通过各项考核,过几天可以拿到教师证了。”

“这么顺啊,教师很难考的,你们都过了?”

“过了过了,爱爱什么时候骗过你呀。”

“厉害了,爱爱。其实我也很想当一名教师,整天和一群天真烂漫的孩子在一起,不说别的,至少笑声总比别人赚得多。对不对?那先祝贺你们。但公司的位子还给你们留着。你们随时到我公司报到,啊?”

“谢谢刘姐,谢谢刘姐。那个,刘姐,今晚有空不?”

“想我啦?”

“想,很久没见姐了,不知姐是不是变得更漂亮了?”

“嗨,姐再漂亮也不能跟你比。姐没空也要有空,谁让我放不下你呢。说罢,在哪聚?”

“嗯,来我家嘛,又是老一套,算了,还是去一个酒家吧,怎么样?”

“可以呀,你说好哪家,姐给你安排。”

“比较经济实惠还有档次的,那就选空中城市3路22号落日城帝家酒楼吧。”

“好的,那家老板我比较熟,我来联系她好了,王景也一起来好不好,你的金哥哥那有什么人吗?”

“王景来好,她太漂亮了。朱有金那应会叫张小山来。”艾妩转向朱有金,“金哥哥,你是不是叫张小山来聚一聚?”

“他公务缠身,但还是叫一下,看看?”朱有金不知艾妩的意思,所以只是叫一叫。

“我说金哥哥,你木头人呀,晚上时间聚一下,没空也要哄来。张小山也算帮了你的,算一个不错的朋友,对不对?所以,你要把他请来。就说有重要任务,是朋友就来。”

“呵呵,也不知你想搞什么鬼?好啦,叫上他就是了。”朱有金搞不懂这个时代的人,都想什么歪歪的主意。

一会儿,人都到齐了,在落日城帝家酒楼3楼4号间里,大家彼此寒暄了一下,就一一坐了下来。

房间搞得很温暖,四面墙壁画着夏荷,采莲女在采莲呢,蜻蜓不知是飞停在上面的还是画在上面的……画让房间充满夏天的田园情调。

“刘姐,景妹,这位是张小山警官,朱有金的朋友。”艾妩介绍道。

“喂喂喂,艾姐,你什么情况,得到金哥哥了,就改叫朱有金了,你这样叫不厚道啊。”王景为朱有金发急。

“这你不懂了吧是不是?人家叫金哥哥叫腻了,换一种叫法,更亲切。对不对,艾美女?”张小山一直没有怎么开口说法,没想到,一张嘴,就对上王景了。

朱有金心里一亮,原来这就是任务呀,好,今晚借庆祝一事,把这个任务搞定。

王景拿正眼看了一下张小山,说:“张警官你错了,上次与艾姐相聚时,她可是金哥哥长金哥哥短的,唯恐被我多叫了去。今天,艾姐却直呼朱有金,吓我一大跳。我今天要向艾姐和金哥哥庆祝,可是艾姐不叫金哥哥,我怎么好叫呢?”说罢,很着急的样子,搞得大家都乐了。

“你想叫就叫呗,金哥哥就我们两个可以叫,其他人,没份。”艾妩笑着说。

“爱爱,你过分了啊,我不能叫是在情理之中,我比朱有金长有岁数,但张警官比朱有金年少,可以叫金哥哥的,你却把他的权利给削夺了,不怕张警官和你急?”

“哈,刘姐在制造矛盾。那个,张警官,你急吗?”

“不急不急……你问什么……啊……急呀,这金哥哥我自然不能叫,但金哥还是可以叫的,金哥,对不对?”

“那当然,我们谁跟谁呢,是不是?”朱有金拍拍张小山,哈哈哈笑了。

“刘姐,艾姐,他们兄弟的事,我们别掺合。那个,今天,我们一起庆祝艾姐和金哥哥通过各项考核,过不了几天就可以领证了。刘姐,怎么喝这个酒呀,我只会瞎嚷嚷,不会喝呀。”王景快人快语,气氛一下子升高了。

“不会喝还敢嚷嚷?不过,今晚庆祝的酒,你第一杯一定要自己喝了,后面,你自己看,找一个能喝的,代喝了,我们没意见。好了,大家举杯,庆祝爱爱和朱有金先生,一举拿下教师证。”

大家齐齐地把酒喝了,王景喝得很呛,咳了几下,才喝了下去。

“刘大秘书,你让王总的女儿这么喝酒,会有人很担心的。”朱有金打趣道。

“金哥哥,你什么意思。是不是好酒不让我喝,才说这种打趣的话?”王景装得很不高兴。

“酒当然是好酒了,你和张警官可是第一次喝,是不是要对喝一下?”朱有金说道。

“不对,哪有女孩子先敬男士的呢,张警官,你还不主动敬景妹。这里,我们都叫景妹了,只有你还不能叫,快真取机会。”刘姐暗示道。

张警官连忙起立,先敬了王景一杯,说:“初次见面,多有冒犯,先干为敬。”然后第二杯,站了起来,诚恳地向王景敬酒。

王景也连忙站了起来,说:“我不会喝,意思一下可以吗?”

Copyright@202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