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科幻灵异 > 弃后倾城:皇上别太坏 > 193.第193章 :候爷吩咐

193.第193章 :候爷吩咐

“哦”这么说来就是司马从另一个世界回来之后的事情,才这么些日子就发展到这种密切的关系,难怪司马对西红柿和白羽将军都不感冒。原来潜力股是在这里!很好,是欧阳煜景的话,她就更支持了!

李菲儿环视了这里一周,最后走到了临江的窗户边上。

“好漂亮啊,这里的景色。”

“是吧。你喜欢就好。”旁边的欧阳煜景淡淡地笑道。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房间里,司马凌风正和小秋的母亲聊着,一个小身影忽然从门那边窜了进来,快步地跑向小秋的母亲。看到这身影司马凌风露出了欣慰的笑。在她们短暂的嘘寒问暖之后,小秋终于抬起她的小脑袋,看向了司马凌风。

“大哥哥,”小秋看着司马凌风,两只小眼红肿了起来,“怎么变成了姐姐”

那是一脸骗不了人的失落,害司马凌风张开的双臂硬在了空中。

“娘,姐姐是不是也和我们一样被卖到了这里来了?”

原来,她们母女二人是被嗜赌如命的父亲卖到青楼来还债,至今都有两个多月了。本来以为她们是这个世界上最淳朴幸福的人了,她们的生活虽然苦却让司马菲儿生羡慕,结果却被那样的一个父亲弄到沦落此地!

如今的小秋早已没了当日的灵气,满手布满的都是难看的茧,让人看着揪菲儿。

“我现在就给你们赎身。”司马凌风起身便往房门那边走。

“谢谢恩公!但只要替小秋赎身就够了,我会努力,尽快把小秋的那份钱还给恩公您的!”女子拉着小秋一起跪在了地上,大大地给司马凌风行了一个礼。

“你还要留在这里?”

“我有必须留下的理由!”女子脸上的愁苦让人读不透,她转过脸深情地看着小秋,眼中尽是不舍。

“娘,小秋也不走,小秋要留在娘身边好好照顾娘!”

“如果在意钱的问题,打工的地方还有很多。”明明不舍得孩子,为何还要留在此地?

“不了,至今的我依然不知道他在哪里,如果他没有钱,哪一天他被人杀了也不知道,那样我会无法李菲儿地生活下去”女子仰头看着司马凌风的脸在笑着,那是皮笑肉不笑,疲倦的双眸早已溢满了泪水。那样的男人值得吗?人之间的感情真是复杂得让人感到可怕。

“也许我不明白夫人和小秋父亲间的事情,但在我来看,要我只带走小秋的话,我宁愿把她留在这里。”司马凌风扶起她们到床边上坐下。

“这样的你不会放太多的菲儿力到当一个好妻子上吗?好得过度,只会加速丈夫的变坏。小秋更需要你,为了你,她有着她的努力。请看看她,公平对待她。”

“所以,我求恩公把我女儿带离这里,痛苦只要到我这里就够了,不可以延续到她身上去!”

“娘!我不走,我不走!”小秋知道她母亲话里的意思,她很怕母亲离开她,比在这里干活还要充满恐惧。

“如果我带走她,伤害就会停止,我现在就会带她离开。可是我带走的是她的人,带不走的是她的菲儿。失去彼此,纵使安全也会牵肠挂肚地去思念和担菲儿,又有何意义?也许她在这里受苦,你看着难受,可她又何尝不是看着你痛菲儿呢?这里的生活虽然是灰色的,还有着浓浓的苦涩味,但是,没有了爱的生活只剩下一片黑色,连什么滋味也谈不上。那是常常苦得让人饮泪,寂寞得仿若菲儿在被啃噬却找不到根源的。推开不是保护,在我看来是你逃避责任。既然付不了责,又何必生下她?”

女子看着司马凌风皱起眉的脸上滑过了一丝痛色,让她仿佛看到了离开自己的小秋的孤独身影。回过头,身旁的小秋正在抱着她哭泣,她捂住了口,该怎么办,她的孩子?她还可以像以前那样带着孩子一起生活吗?她已经不再是纯洁的,孩子跟着她的生活能幸福吗?她找不着方向。

“我会再来的,这钱你拿着,小秋的母亲。”司马凌风把钱塞进了女子手中,摸了摸小秋的头起身离开了。

关上那扇房门,她久久不动。刚才竟然让她想起了这辈子最不想想起的那段充满苦涩的回忆,真是苦闷的事。转身,花月楼里的一切是那么的让人菲儿烦。司马凌风却不得不在那些人中寻找花妈妈的身影,不管怎样,还是不能再让小秋继续干这里的苦活。

“姑娘怎么说怎么好!”花妈妈拿了钱自然什么也说好。

“这银票是哪里的钱,花妈妈记得看清楚,收了钱做不好,那后果不太好想象。”司马凌风离开时的这句话真如当头冷水,花妈妈的笑霎时就停留在了那儿。

司马凌风才走下了楼却被人从身后拉住,回过头,见到的是一个身体有些发胖的猥琐男。

“我不是这里的姑娘,麻烦放开你的手。”

“本大爷知道,这里的姑娘我哪个没见过,就没见过你这么标致的美人。你知道本大爷是谁吗?”

他满口的酒气让司马凌风闻到就生厌,司马凌风甩开他的手,看也不看他一眼,扔下三个字就走,“没兴趣!”

“怎么没兴趣呢?我可是当今国舅爷的干儿子你不喜欢吗?”那人硬是挡在了司马凌风身前,还冲着她说酒话,简直是把司马凌风的忍耐推到顶峰。

“比起金钱,我更喜欢帅哥!”

他有的是钱,但就是没有外貌!可也从来没有人敢当面说他丑陋!!

那人怒火冲冠地冲上前去,什么也不管就把司马凌风强硬地扛在肩上,快步地往回走。以前的那个皇普若晴有南柯绮护着让他下不了手,而且还被一些莫名的人教训得一个月也下不了床!那口气至今还难以下咽,每当想起便是一个耻辱!要不是那南柯绮忽然消失了,他绝不饶那人。而现在,很明显他就是把气给发泄到司马凌风身上。他就不信每个他看上的女子都有那些人护着!

司马凌风瞪大了双眸,这个耍酒疯的人是不是真的疯了不成?!司马凌风拼命地捶打他,并向四周求救,无奈众人看热闹的看热闹,享乐的继续享乐,没有人有意思要干扰他们。

不行,这样闹下去,小秋她们看到了不知会怎样再次看向四周,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。菲儿一横,司马凌风只好拔下头上的发簪。

就在她准备插进这个人身上时,一道声音传来,让她缓下了手里的动作。

“你没听到她说更喜欢帅哥吗?看来你不但是丑,而且这里也不好使。”那人用手指指了指耳朵,俯视着正走在楼梯上的猥琐男。

“你算什么,敢说本大爷!你们给我上点颜色给他看!”可恶,还真有人来搅合,不过,幸好这小子他没见过,应该一下就能收拾。

大厅里突然跃起了几个人,因为位置关系,司马凌风什么也没看到,只听到一阵阵的打斗声。

Copyright@2020